乐鱼体育app靠谱|下载最新版app

乐鱼体育app靠谱

洗墨池文化节

青年学生的光辉榜样
——略记我党早期杰出的社会活动家、革命家毕磊

来源: 作者:于乾松 发布时间:2020-05-05 浏览次数: 【字体:

在我们党的《中共党史人物传·第16卷》里,记载了一位诞生在湖南乐鱼体育app靠谱的革命先驱,即中国共产党早期的杰出社会活动家、革命家毕磊为解放全人类而奋斗的光辉事迹。他的人生之路虽然只走过了短短的25年。但在他那短暂的25年里,却表现了一个青年学生不断探索革命真理,养心种德,奋发向上,完善自我的执著精神;表现了湖湘人士“以天下为己任、自强不息”的鲜明性格特征;是他,在党的初创时期,公开以共产党员的身份,负责联络和团结引导民主人士,用热血与睿智架起桥梁,使郭沫若、鲁迅先生从此把一生和整个中国的命运、前途紧密联系在了一起;也是他,用无愧于祖国、无愧于人民的热血与生命,为实现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为广大青年作出了光辉的榜样。

(一)

1902年7月13日,毕磊出生在湖南乐鱼体育app靠谱县城一个贫寒的小职员家庭,其字号安石,乳名澧儿。澧阳平原这块人类文明之光的发祥地便是他的根,澧水给他从小就注入了勤奋好学、刻苦上进、求知致用、敢为人先、追求真理的灵魂与基因。他7岁那年,正是带着澧州文化的这种灵魂与基因,在全家举迁到长沙稻谷仓“陋园”定居之后,进入长沙私立明德中学附属小学读书。此时,懂事的他就勤于家务,懂得为父母分忧, 14岁时小学毕业,就以品学兼优免费进入明德中学旧制第16班就读。

在明德中学,胡元倓(音:谈tan)校长“读书不忘救国,救国不忘读书”的办学宗旨,“坚苦真诚”做人的德育训练,进一步培养了毕磊吃苦、真诚、正直的湖湘精神;胡元倓先生关于中国将会融入世界的思想,也激发了他搏击世界风云钻研英语的极大兴趣与爱好。1922年,毕磊被保送进入广东高等师范学校英语部。同年11月,他与同学余鸣銮等发起组织“知用学社”,声明以“求知致用”为宗旨,主张“科学救国”、“教育救国”。

1924年4月他与同学数十人,共同组织“民权社”,并成为骨干分子和《民权》旬刊主编之一,在同学中威信高,影响力很大。这年,他加入中国国民党,任国民党特别党部委员。9月,他与唐富言等知用学社社员开办知用中学,以“求革命之知,致革命之用”为校训,毕磊教授英语课。

1925年5月,上海发生“五卅”惨案。6月,广州和香港工人为声援上海工人发动省港大罢工。6月23日,10多万工人、商人、学生在广州东较场举行集会,愤怒声讨帝国主义侵略和屠杀中国人民的滔天罪行,会后举行声势浩大地示威游行。

这天,毕磊走在学生游行队伍的前头,一手持着喇叭筒,一手高高举起紧握的拳头,情绪激昂地带领同学们高呼“打倒帝国主义!”“取消一切不平等条约”等口号。下午3时,埋伏在沙面租界的英军士兵用机枪从沙面向游行群众扫射,驻扎在白鹅潭的英国军舰同时向北岸开炮。游行的人们纷纷倒在血泊之中,当场死亡50多人,重伤170多人,轻伤者不计其数。这就是“沙基惨案”。

在这场事件中,毕磊目睹帝国主义侵略者与国内封建军阀势力相勾结,任意杀害中国人民的暴行,愤恨异常。当时他不顾个人安危英勇地抢救伤员,掩护其他群众疏散到附近街巷。这次血的教训,成为了他人生道路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从此,他猛醒毅然抛弃“不问政治”、“读书救国”等糊涂观点,主动靠拢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学生社,直接争取党、团组织的教育和帮助。这年9月26日,邓颖超代表新学生社参加并主持广州革命青年联合代表大会,毕磊代表民权社参加这一活动,被选为“广州革命青年联合会”执行委员,具体负责宣传工作。接着,毕磊被选为广东大学学生会主席。

1925年10月,毕磊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共青团,年底,加入中国共产党。毕磊思想的转变,使国立广东大学的共产党和共青团组织也随着不断壮大起来。1926年5月7日,广州地区工农兵学商各阶层群众4万余人,在广东大学操场举行纪念“五七”国耻大会。毕磊代表广州学联,与国民党中央执委会委员毛泽东、陈其瑗等人一道被选为大会主席团成员,他还在大会上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说。

经过一系列革命斗争的锻炼与考验,毕磊锻炼成为了广州地区青年运动的领袖人物之一,担任了中共广东区委直接领导下的学生运动委员会副书记职务,积极协助学委会书记恽代英工作,兼管黄埔军校青年工作。

(二)

在毕磊的一生中,最为光辉的篇章就是他作为中国共产党的忠实信徒,坚决执行党的决议,成为郭沫若、鲁迅先生的挚友,先是使郭沫若实现了由民主主义革命者向共产主义伟大战士的转变;接着使鲁迅先生逐步接受中国共产党的主张,积极地为真理奋斗,至死不屈,成为中国新文化革命运动的伟大旗手。

1926年3月23日,郭沫若到广东大学担任文学院学长兼史学系教授。这时郭沫若已经是国民党党员,但他对国民党还是持观望态度。当时,中共广东大学总支委员会是不公开的,只有毕磊的党员身份是公开。毕磊为了沟通他与党组织之间的联系,就主动去亲近他,支持协助他的工作,并把他的意见和思想情况及时反映给党组织。就在他们密切交往的过程中,郭沫若觉得共产党更加值得追随。不久,郭沫若经过慎重考虑后,把救国救民的希望寄托在了共产党人身上,他便向毕磊吐露了自己的真情愿望。毕磊便立即向中共广东区委作了汇报。中共广东区委便让郭沫若到黄埔军校去做宣传工作,接受实际锻炼。后来,他又参加北伐、八?一南昌起义,并经周恩来、李一氓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毕磊成为鲁迅先生的挚友,那还得从1926年秋天说起。当时,为了加强党对学生运动的领导和扩大党在广东大学的革命力量,中共广东区委书记陈延年,召集区委有关领导人开会,决定要求广东大学当局聘请共产党的领导干部恽代英等人担任广东大学政治训育部的训育员;要求广东大学聘请当时正在厦门大学的鲁迅到校任教。

为了做好鲁迅的工作,陈延年亲自进行了部署。他指定毕磊代表党组织负责公开与鲁迅进行联系,帮助鲁迅了解当时当地情况,还嘱咐毕磊要多陪鲁迅到各处走走看看。在毕磊的努力下,鲁迅经过慎重考虑,决定了接受广东大学的邀请。

1927年1月18日,鲁迅到达广州,即被聘为全校唯一的正教授,并且是由大学委员会呈请国民政府聘任。同时鲁迅被聘为中国文学系主任兼学校教务主任。鲁迅一到广州,毕磊就主动上门探望他、亲近他,坦率而又诚恳地向他介绍自己的情况,如实地向鲁迅介绍所希望了解的有关情况。鲁迅对毕磊这种坦诚态度,一开始便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对毕磊表示欢迎和信任。毕磊几乎每天都和鲁迅见面,经常陪鲁迅去“陆园茶室”吃茶,相互间情投意合。

鲁迅到广东大学后,学校准备为他举行欢迎大会,戴季陶、孔祥熙等名流给鲁迅送请帖,想设宴款待他,鲁迅都给予了拒绝。请帖多了,鲁迅便把请帖放到传达室的信箱里,并贴上“概不赴宴”的条子。而在这时,鲁迅却参加了由毕磊等积极筹备、主持的广东大学师生所举行的欢迎大会。鲁迅并应邀在会上发表演说,勉励广东青年学生要勇于冲破沉寂的气氛,有所作为。

毕磊遵照党的指示,时常将广东地区党、团组织出版的《少年先锋》等有关书刊及时送给鲁迅,让他进一步了解党的政治主张和有关活动情况。毕磊主编了一份叫做《做什么》的刊物,号召青年们在鲁迅的教育指导下,要勇于做文艺沙漠上的骆驼,负起文艺的使命。鲁迅十分重视并认真阅读了这些刊物,对毕磊的才能称赞不已。在《做什么》刊物的筹办过程中,为了解决经费的困难,编辑部曾经在党团员中发起过“刊物捐”。鲁迅知道后,立即解囊捐助了一部分印刷费,使刊物得以正式出版。

鲁迅对于广东区委书记陈延年的情况,过去已有印象,来广东后,经过向毕磊等人的了解,对陈延年也就更加敬重。在毕磊的积极联络和陪同下,3月下旬,鲁迅与陈延年在广东区委进行了一次会见。陈延年亲切地与鲁迅一道分析了当时国内的形势,并向他详细介绍了党的主张和策略。会见后,鲁迅兴奋地向毕磊谈及自己对这次会晤十分满意,收获不少。

鲁迅到中山大学后,给中山大学带来了浓郁的革命气氛。1927年3月1日,由国立广东大学改名为国立中山大学后首次举行开学典礼。鲁迅在开学典礼上谆谆教导中大学生,“ ‘读书不忘革命,革命不忘读书。’因为大学是叫青年来读书的。”他勉励大家,“青年应该放责任在自己身上,向前走,把革命的伟力扩大!”鲁迅的这些话,后来便成为中山大学学生的光荣革命传统。

(三)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政变,大批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被逮捕、被屠杀。接着,驻广东的桂系军阀也使整个广州处于极端的白色恐怖之中。在这种情况下,毕磊还是冒着风险去看望鲁迅,鲁迅为了毕磊的安全,几次说“外面不安全”,要求毕磊就在他那里过夜,可毕磊因为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便婉言谢绝了鲁迅的好意。

4月15日晚,一批反动军警在右派分子指引下,冲进中山大学进行大搜捕。毕磊正在学生宿舍睡觉,来不及躲避,与其他党团员一起遭到被捕,押到广州市区天字码头附近的南关戏院,不久再被转押至南石头监狱。翌日,广州报纸披露说:“军警捕获了萧某某(即萧楚女)、等人,在中山大学亦捕获了毕某(即毕磊)等人。”

第二天清晨,许广平家的老仆人阿斗给鲁迅带去国民党反动派实行反革命政变的消息,说中山大学贴满了标语,也有牵连到鲁迅的,劝鲁迅赶快逃走。这时,鲁迅不但没有逃走,反而惦念毕磊等革命青年的下落和安全。为营救被捕师生,鲁迅不顾个人安危,怀着焦急、义愤的心情冒着大雨在当日下午赶回学校,以教务主任的名义召开各主任紧急会议,商讨营救师生的措施。会议没有达到预期效果,鲁迅愤怒至极,气得连晚饭也没吃,愤然辞去中山大学一切职务,以示抗议。并且特别“捐慰问被捕学生泉(钱)十元”。9月27日,鲁迅先生离开广州,前往上海。这时,他还把毕磊送的《少年先锋》等杂志带在了身边。

毕磊被捕后,中山大学反动当局戴季陶、朱家骅等人无耻地劝诱毕磊说:“如果你能悔过自新,写一份悔过书来,我们就保释你出来。” 毕磊当场严正拒绝,怒斥戴的无耻行径与反动派勾结一起,迫害革命师生的种种事实。

由于毕磊顶天立地,决不屈服,更不肯供出党组织的情况,反动派便惨无人道地对毕磊拷打折磨。反动军警用铁链把毕磊捆绑起来,用刺刀在他身上乱戳。毕磊始终宁死不屈,大无畏地高呼“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等口号。

1927年4月22日夜,毕磊同熊锐(党员教授)、肖楚女、何耀全等在广州被铁链锁住,残酷地装进麻袋,丢进了珠江,惨遭杀害。这时候,毕磊还不满二十五岁。

毕磊的牺牲,使鲁迅为失去了一个亲密的战友而深感悲痛。鲁迅在后来所写的文章和书信中,曾多次提及毕磊,反映他对革命者的怀念,对反革命两面派的憎恨。鲁迅在《三闲集》中写道:“果然毕磊君大约确是共产党,于四月十八日(应为十五日)从中山大学被捕。据我的推测,他一定早已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这看去很是瘦小精干的湖南青年”。可见,毕磊留给鲁迅的纪念是深刻的,而鲁迅留给广大青年的纪念也将是永恒的。

分享到:
【打印正文】